ImWkarrysAng

我爱你 我敢去 任何未知的旅行

被沙坪坝的风吹得浑身发抖

活在 这珍贵世间

那日 大雾
但整座城市依旧井井有条 



阿花出门的热情被天气消减 她转身又一头栽进被窝 从卧室门口路过的花猫分了半点目光给那张乱哄哄的床 仿佛被凌乱中的热源吸引住 奋起一跃稳稳当当落在热源处 被窝里的阿花抬了抬困倦的眼皮 伸手将猫捞入怀中 猫却有些突兀的给了阿花一记猫爪功



阿花终是清醒了一点 开始破口大骂 你这坏蛋 平时待你不薄 还没良心的这样对我 可能是阿花的猫语发音不标准 猫并没什么反应 踏着猫步离开了卧室
片刻后 阿花洗漱完毕 准备用心做一份早餐 花猫闻讯赶来 望进厨房 阿花手里乒乒乓乓的不知在鼓捣着什么 味道是不是能让自己接受 花猫开始疑惑了

咣当——一声响 刚才用于煎荷包蛋的平底锅被阿花扔进水池 阿花抬手推开水龙头的阀门 水汽在接触到亮红的锅时被自然生产出来 阿花走神起 煎蛋便没有了灵魂 在烧干了油的锅中煎熬着 直到被扔进垃圾桶前 它还在被滚烫的锅肆意压榨 自知心不在焉的阿花也放弃了自做早餐这件事



花猫随着阿花一同坐在阳台的小秋千上 放眼望着江面烟波浩渺 是软呼呼的棉花糖吧 还是为江水倾倒的云 真眼红它 能有远方 能走远方 花猫舔了舔阿花的手中抱枕 尝起来并不是肖想中的棉花糖 自然也是舍不得离开阿花的 她也没欠我棉花糖

阿花没有出门 没再困觉 没再进一米半盐 没再走神 伸手撸了一把猫背 说你别贪吃了 我没什么厨艺 现成的小鱼干挺好的 腥味正恰

她转身走进厨房 忙忙碌碌一阵 端上桌的菜盘铺满了整个桌面 看起来她还不是废物 花猫心下了然 合了眼的天 开了灯的屋 与绕了烟的菜 胃口一开 想吃 眼下 新闻联播下饭 天气预报亦然



狼奔豕突是眼前 井然有序的是明天




隔日 阿花抬头看了一眼朝阳 又是一个晴天

夏日的游乐场——小白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