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WkarrysAng

我爱你 我敢去 任何未知的旅行

有多现实 就有多缺乏

               






心里带着8分的期待去看了《无名之辈》看完给5.8分吧 


《无名之辈》是让你从片名里都读得到的平凡 在这样的情感色彩刻画下的西南小城发生些什么 也更让人有代入感 


开篇“一杆枪” 将多条故事线并联在一起 有图名图利的劫匪二人组眼镜大头 有为协警梦想努力的普通人马先勇 有因为瘫痪而时刻想放弃生命的马嘉祺 有拖欠工钱的烂尾楼老板等 这无疑对导演是巨大的考验 人员主次的考量与把握 稍有不慎就是一个杂乱的毛线球 让人失去了想把它织成毛衣的欲望 遗憾的是 他就是拍成了这样 冗杂的故事线不能体现层次更不能在感情上得到升华 对比《疯狂的石头》多条故事线  同样是警匪外衣包裹下的黑色幽默 大量戏剧化的巧合 如此庞大信息量下的影片 却保有相当缜密的契合 多而不乱且经得住推敲 这就是他所能为人称道之处 不是耍耍小聪明就能通过的 


中国从不缺导演 缺的是像宁浩一样的导演




电影里的人物都是无名之辈吗 不他们不是 真正无名的人甚至都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 他们碌碌无为 平庸且寡淡 俗世里的爱情 又有几份真心意 老实人接盘小三上位 不都一时的利益 电影里的小镇还是过于可爱 破产的老板还有死心塌地跟他的小三 出轨的男人却还有个肯为他的名誉豁出自己的儿子 尽管满嘴的爱情而他本质上不过是背叛家庭而又抛妻弃子 拖欠工人工资的老赖 贪名图利的失足女 有一个为了给她好生活可以去违法犯罪的人 而那个人 无论犯罪动机有多感天动地 他都是损害他人利益危及生命安全的罪犯 影片中的爱情纯粹得一点也不现实 


又或者你被感动了 在芸芸众生中寻得的一点共鸣 不易 其实不是电影本身有多现实多让人感同身受 你是因为看到了有人还过得比你不如 施予的一点同情心或是一丝坦然的快意 你认同吗 我不愿以恶意去揣度观众 但你比影片中的弱势群体好了太多太多 




还有一点 本片大团圆式的结局对每一条线清清楚楚的交待 显得尤为多余 劫匪眼镜若是没有紧张到把烟花声当作对方的枪声 是不是就真的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 还是在今后某天解开一切误会后又只得锒铛入狱 不是每一个人都希望导演把本可以遐想的境况固像化 难道观众连一个期望的结局都要被别人所定义所取代 


电影过分刻意的煽情往往适得其反 当然 如果故事戛然而止在尧十三的歌声里 那我给6.9分 那段的小城 喧嚣又落寞 末路穷途不再有花朵  平凡的人只剩手足无措 




当然 电影也有值得称道之处 当两名劫匪帮瘫痪的马嘉祺完成最后的心愿时 帮她拍能够“独自站立”的照片 让她平躺在水泥地板上 而相机镜头调转为正对着她 镜头里的她“站起来”了 以独自的姿态 以一个最有尊严的方式完成了




还是期待好片 期待导演的明日

五年前认识的两位少年 很幸运 能遇到你们 

一个奶呼呼像个宝宝 一个扮酷想当最高冷的崽 那时候想 这样的组合就是绝配了 像是一种稳定金属和活跃的气体 能碰撞出最奇妙的化学反应 



今天这场实验告一段落啦 两个已经成年的崽要迈向人生的新阶段啦 突然就想不到什么措辞 喜欢你们这五年揉杂了太多感情 对你们的前程寄予厚望 对你们的身体抱恙担心 对你们的感情妄自论断 但是我都知道 你们都自有分寸 都在各自的独特的性格中为对方保留了一份特殊 

是彼此一路同行的人啊 在岁月中总会多有些甘苦与共的心意 

年复一年的成长里 你们都在彼此身边 送祝福送礼物 最难能可贵的陪伴从承诺里得以付诸实施 小朋友的世界就是那么单纯 小朋友对许诺就是那么坚持 未来的路还长 就不要走散了



愿最爱的你们俩 万事顺遂 平安喜乐

小区的银杏叶都落了

被沙坪坝的风吹得浑身发抖

活在 这珍贵世间

那日 大雾
但整座城市依旧井井有条 



阿花出门的热情被天气消减 她转身又一头栽进被窝 从卧室门口路过的花猫分了半点目光给那张乱哄哄的床 仿佛被凌乱中的热源吸引住 奋起一跃稳稳当当落在热源处 被窝里的阿花抬了抬困倦的眼皮 伸手将猫捞入怀中 猫却有些突兀的给了阿花一记猫爪功



阿花终是清醒了一点 开始破口大骂 你这坏蛋 平时待你不薄 还没良心的这样对我 可能是阿花的猫语发音不标准 猫并没什么反应 踏着猫步离开了卧室
片刻后 阿花洗漱完毕 准备用心做一份早餐 花猫闻讯赶来 望进厨房 阿花手里乒乒乓乓的不知在鼓捣着什么 味道是不是能让自己接受 花猫开始疑惑了

咣当——一声响 刚才用于煎荷包蛋的平底锅被阿花扔进水池 阿花抬手推开水龙头的阀门 水汽在接触到亮红的锅时被自然生产出来 阿花走神起 煎蛋便没有了灵魂 在烧干了油的锅中煎熬着 直到被扔进垃圾桶前 它还在被滚烫的锅肆意压榨 自知心不在焉的阿花也放弃了自做早餐这件事



花猫随着阿花一同坐在阳台的小秋千上 放眼望着江面烟波浩渺 是软呼呼的棉花糖吧 还是为江水倾倒的云 真眼红它 能有远方 能走远方 花猫舔了舔阿花的手中抱枕 尝起来并不是肖想中的棉花糖 自然也是舍不得离开阿花的 她也没欠我棉花糖

阿花没有出门 没再困觉 没再进一米半盐 没再走神 伸手撸了一把猫背 说你别贪吃了 我没什么厨艺 现成的小鱼干挺好的 腥味正恰

她转身走进厨房 忙忙碌碌一阵 端上桌的菜盘铺满了整个桌面 看起来她还不是废物 花猫心下了然 合了眼的天 开了灯的屋 与绕了烟的菜 胃口一开 想吃 眼下 新闻联播下饭 天气预报亦然



狼奔豕突是眼前 井然有序的是明天




隔日 阿花抬头看了一眼朝阳 又是一个晴天

夏日的游乐场——小白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