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WkarrysAng

我爱你 我敢去 任何未知的旅行

像自己将要成年一样兴奋 像自己将要成年一样踌躇 像自己将要成年一样对未来一腔热血


还记着你第一次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露出光洁的额头 和肉嘟嘟的小脸一点都不相衬 但当时我眼中的你依旧帅气 直到将要成年的你棱角分明的轮廓 英气如画的眉眼就这么摆在我眼前 我才醒悟到一个少年的成长竟这般百里风趠


如今长大成年的你 在我眼中依旧是个孩童 不仅希望你能永葆纯真的心 也代表着你在我看来永远是个孩子 永远要去关心爱护的孩子


生日快乐啊俊凯宝宝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2

💚💚💚💙💙💙

MoeAm:

好像没有几个wjk视角的天真有邪,这首歌大家可能都觉得是小o标配,但是想看看浪漫俊凯的少男心事_(:з)∠)_


 


本文又名:爷爷你不是说世上没我想要得不到的吗/王俊凯:我恨我恨我天天恨/我那么爱你你却那么爱钱/如何杀死一个傻白甜


 


 


 


第一章 


 


王俊凯喜欢一往无前的感觉。


比如风,比如开车,比如伟大航道。


这也恰恰正好是他现如今的生活,家里有钱有权,朋友遍布城市,他又是非常争气,样样都做到最好,所以现在十七岁升到了高二,面前真的没有过什么拦道的东西。


他们有个高干子弟帮,人叫史泰龙小分队,里面个个都迷恋硬汉史泰龙,认为是男人,未来就要做威猛先生。但是这样的想法却在上高中以后变了,大家现在还不敢玩车,只能泡妹,恋爱的春天扫过小分队,唯独漏下了王俊凯。


不谈也罢,但是小分队里其他人为王俊凯着急,埋怨自己不够兄弟,叶武炎愧疚得最凶了。


以前哥们几个都是挑着挤一辆私家车回,一路上热闹极了,这个学期大家都谈了恋爱,陪送的陪送,不陪送的也去陪着坐地铁。每回放学,就剩王俊凯一个孤家寡人,虽然王俊凯很大度,总挥挥手就叫他们走了,但叶武炎心里过意不去。


他觉得史泰龙当初可没对兄弟这么差。


豪车他暂时还不能开,起码泡妞得要一起泡吧。


 


其他人忙活着给王俊凯找妹子,王俊凯听说了,还有点抵触。


他觉得这么一来,有点封建社会包办。他可能小时候歌剧看多了,总觉得动心要非常浪漫,要在音乐恢宏的场景发生,不是像这样,哥们介绍,这算什么。


再一个,这么一来搞得自己好像很无能。


这是最让王俊凯受不了的,他不是谈不了,而是不想谈,这些人风风火火为他努力,四处兜售,好像他在感情方面是个败笔。


忍不了。


第一个谈的不是我,那谈的最长的必须是我。王俊凯给叶武炎为首的几个人纷纷去电,制止了他们约会隔壁校花的计划。


消停下来,日子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只是篮球队有比赛所以忙了点,上完课打球,打完球回家,周末出去浪一浪。两点一线,乐得清净。


 


“哐——”


抛进一个三分球,落到地上弹两下,咕噜噜滚出好远。


王俊凯转球,满不在乎地想,那就算了吧。


春天浪漫时节,他曾不乏遐想,只不过为了恋爱就去恋爱过于庸俗,他奶奶说过,次次动心要三思。这半学期既然都这么过来了,那看起来恋爱并非生活必需品,永远的只有灯与球。


想了这么些,王俊凯才停下来转球,转头四看,篮球馆的球已经被收拾进了塑料大桶,馆内就剩他一个人了,只有门背后整整齐齐摆着四只摞满球的桶。


谁收拾的啊,他发着呆居然没看见。


外面也黑了,场馆又只剩他一个人,再打下去也挺没意思的。


王俊凯换了球服,甩着包出来,走出好些远听到二楼有声音。他遮着手背去瞧,却被合欢树挡住了大边视线,只依稀辨认出来左边那个人是馆长。


而另一边就看不见了,只有声音清亮传来:“每周我可以来五次,馆长你心里算算,请别人不比请我划算对吗?”


说的好像是球馆清扫的事,王俊凯后面就有些听不清了。


这说的也不关他事,可那声音莫名吸引王俊凯。


他往回走了几步,往右去了点,探着头踮起脚,总算是看清了。


那是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削薄,头发前松后薄,后脑勺只剃出发茬儿。穿着高一的衣服,露出墨绿衬衣的领子。


他非常干练地谈妥了球馆的事,比了个ok手势就在走廊飞奔起来。


王俊凯看他从左奔到右不见了,这才转身离去。


校门口有等着他的私家车,王俊凯爬上去还哼着歌,司机跟他也挺熟的,“小凯今天挺高兴啊,考高分了?”


高分啊高分。


王俊凯手指打着拍子,在车窗画出一道波浪线,映着匆匆而过的明亮树影。这道线就像刚刚那个高一少年在二楼跑出的痕迹。


他咧着虎牙,笑得有点傻,“命运高分吧。”


 


晚上小分队又约着打桌球,来的地方是王俊凯家的会所,进门应承了无数句少爷好。王俊凯今天比较跳,穿的也很骚包,头发还捋了起来,未进舞池就是桃心的靶子,叶武炎和陆少安一左一右跟着,嘻嘻哈哈将那些艳遇躲了过去。


进了独间,门一掩,即时安静下来。


叶武炎推了陆少一把,“你刚刚媚眼抛得很嗨啊,说好的最忠贞呢?”


陆少安正在和高一的常娇谈恋爱,常娇名娇人不娇,陆少安总说自己是被美色蒙蔽双眼,真在一起了才知道那是个母老虎。


陆少安正抱怨着,眼前晃着一手机,他一抬头,王俊凯正拽拽笑着。


“嘛呢?”


王俊凯:“录下来了,明就发给常娇。”


陆少安忙去抢,王俊凯一把扔给了叶武炎,叶武炎又塞进了球洞,房间里鸡飞狗跳,王俊凯笑着退到了门边。


门正好打开,一个餐盘托进来了,王俊凯随手拿了一杯,喝下去凉到了肚芯。皱眉看过去,却发现这侍应生有点眼熟。


他换了校服,脖子也没有墨绿衬衫领,头发前松后薄,即便带着侍应生的棕纹鸭舌帽也盖不住。虽然不知为何低着头,但王俊凯认得这个后脑勺。


王俊凯:“哎?”


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样都能遇上。


要是识破王俊凯所思所想,王源估计会后悔今晚这趟临时兼职。


本来按着以往的轨迹,他结束了篮球馆的工作就会回家给妹妹做饭,可是这个礼拜催债的催太紧,他只能夜里瞒着叶影偷跑出来再打一份工。这家会所是周结,离家又远,工资也高,符合他全部要求。


所以即使曾立誓该类职业绝不沾边,但钱不辱人,王源还是来了。


一晚上忙得轮轴转,王源刚在洗手间喘了口气,一出来又被塞了托盘,那闹肚子的同事让他帮忙送到几几几。


“这种房间不是不让新人送吗?”王源纳闷。


“没事没事,就一回,能出什么事。”说完将王源往外一推,还好心帮他压低了帽檐,“你这长相,在这儿容易吃亏,小心点儿。”


结果还真就出了事。


王源一进来先找不到人在哪儿了,还以为这是个空房间。其实是房间太大,叶陆二人在墙角掐脸抓头发,他没找着人,于是稍微抬了点头,有人却伸手捞走一只高脚杯,吓了他一跳。


等习惯之后,才听到音乐声之下,离自己最近的一点笑声。


那声音跟这个场合有些不搭,太嫩了。王源发现不远处还有两个人,这时笑着那人却哎了声,听起来还挺高兴。


 


“先生,这是房间配的酒水,您待会要是再点,叫服务就行了。”王源走了遍流程,将托盘放到了架台上。


他假装没听到那声哎,在这种场合自然少一事不如多一事。


岂料那个人在他走进来后,跟在身后,明明暗暗中一直肆无忌惮打量着自己。


不远处的叶武炎喊道:“渴了渴了,喂,拿点喝的过来。”


自然不会是叫王俊凯去拿,王源听到那声不客气的喂也没有心情不好,嗯了一声就去拿,托盘却被人移开了。


王源抬头,看到灯下半大俊朗男孩,眯着眼朝他笑。


“市中?”


“啊?”王源反应过来,“不是。”


王俊凯噢了声。


叶武炎:“水呢水呢?”


王源还要去拿,托盘又被移开了,刚够到的水晶杯哗哗啦啦动响。


抬头王俊凯还是眯着眼笑,“高一?”


“不是。”王源飞快道。


这次不等叶武炎喊了,王源伸手去拿,毫无疑问地又被移远。


王俊凯笑着问:“篮球馆捡球?”


王源微微惊讶,但也是片刻,立即回不是。


叶武炎还在喊,王源生怕搞砸了连累同事,咬了咬牙去够最后一次。王俊凯这回自己拿起来了,人还坏心眼的往后一退,杯子折光全数倒映在他脸上,明暗明暗,好坏好坏。


他问了第四个问题,“有男朋友么?”


王源算看出来了,收回手,站直了,假装听服务,“不好意思,我是代服务的,他马上就过来了。”王源一边说一边退,也不去看对面那双眼,“还有客人等着我,您吃好喝好。”


说罢转身就走,还没到门口又被人拦住了。他要微抬头才能看到王俊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露出不耐。


叶武炎仍在叫渴,王俊凯也不耐了,“自己长手自己拿。”


叶武炎:“给他发工资是干嘛使的啊?”


王俊凯听了,有点得意,“他陪我玩呢。”


 


“好嘛,王少爷。”叶武炎爬起来了,“有好事不叫我,这可不够兄弟。”边说和陆少安边走过来,一过来见王俊凯堵着个人不让走,这可好笑了,“你们这是玩嘛呢?”


王俊凯一见人都来了,忽然有点烦,又看到叶武炎探头去看脸,立即松了手,“没事,这人说话挺好玩,闹了几句。”


王源翻白眼,他进门总共说了几句话。眼见开了门,王源立即走人,只留下远望他背影的王俊凯,和另外两个不清状况的人。


“这新人吧,怎么这么不懂事。”陆少安叫道。


王俊凯笑着收回视线,“管他呢,先打球。”


 


一晚上打球调侃,时间很快过去。王俊凯今晚像打了兴奋剂,黑9落手里没有不进的道理,叶武炎看着他简直要耍杆耍出花来,“你高兴啥呢?”


王俊凯没搭理他,附身打进最后一球,陆少安叫了声好。


十点半,三人出了房间,王俊凯一路心不在焉四处瞧望,但一直没找着人,出了会所有些怅然若失。这是恋爱心情?他有点不信。有这么快?


白天看到他一点点的喜欢,在晚上逗了他以后,跟抻面似的拉长了数倍,那活在心眼无论如何都没法管制的心情,就是叶武炎等人费尽心思想让自己也去尝的吗?


那怎么就这么轻易,在这样一个普通人的身上萌芽了呢。


不像歌剧演奏,没有浪漫音乐,没有恢宏场景,仔细想想根本不符合他的想象。但这样明快的心情,也只能叫做动心了吧。


半夜一点,早已昏睡过去的叶武炎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他打着哈欠,有点纳闷好友怎么听起来还是如此亢奋。


“艳艳,怎么追人哪?”


 


第二章


 


王源压根不知道遥远之外的一切。


那天晚上他忙惨了,凌晨四点回的家,早上挣扎起来,叶影已经做好了早点。他初三的妹妹收拾着书包,不小心掉出张粉色信封,上面还画着一只狗熊。


王源眼疾手快,“这什么,给哥看看。”


叶影也没不好意思,“情书。”


王源一听就烦,“又哪来的野小子?”


“高二的,哥你别管这事了。”叶影捋了把短发,头发是前几天才剪的,王源琢磨这是因为被逼烦了。


因为那个高二的,自己妹妹一头长发卡擦就没了,更像坏男孩。王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随便扒了几口饭就去上学了。


踩着预备铃跑进校门,王源脚步放慢下来,殊不知他一进来就成了高二某个教室的重点关注。


叶武炎先叫陆少安,陆少安又喊常远,常远……跟击鼓传花似的,最后才传到王俊凯那儿。王源不过是个高一的普通学生,却叫史泰龙小分队如临大敌,这都是因为昨晚王俊凯一句问话。


“艳艳,怎么追人哪?”


叶武炎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他兄弟跟他说这句话了。


可想而知他当时那种惊喜到天灵盖的心情,这边刚撂了电话,叶武炎那边马上叫醒来几个哥们,单独开了一个微信群,叫做天晴了雨停了我兄弟可又行了,后边跟个苹果系统自带的小人亲嘴表情。


叶武炎那边打探消息,问出来是个高一的,几班不知道,估计家庭条件不好,要在篮球馆捡球赚钱……


问了以后叶武炎再一条条语音到群里。


大家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跟过年似的。常娇还嚷嚷,“我们在这儿慌什么哪,王俊凯追个人还不容易呀。”


叶武炎赶紧吹兄弟,“对对,我哥可是这儿经验最丰富的。”


 


经验丰富吗。


不知道。


但看起来像,这么多年有过几段恋情扑朔迷离。


陆少安酸唧唧地羡慕过,“我王哥身边咋那么多漂亮妹子。”


王俊凯自己说那是魅力,懂不懂。史泰龙的荷尔蒙,谁闻谁知道。但他其实啥也不清楚,那些女生为什么塞给他情书,他不明白,一句话也没说过,这就喜欢上了?


叶武炎吹兄弟十八年,早已吹出心得,“你帅,懂不,脸帅人坏走路还快,不爱你爱谁。”


王俊凯不屑,“女生就是单纯,首先得要看内涵,脸算什么。”


大家都觉得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王俊凯具有先天优势,再加上经验丰富,只要他拿出一往无前的劲头去追人,那绝对三天轻松擒获。叶武炎几个人就几天拿下还打了个赌,高兴得一晚上没睡,早晨又破天荒爬起来,在家人们震惊的眼神中早早去了学校,就等着王俊凯喜欢的人出现。


在王源出现前,一群人挂着黑眼圈已经在窗台恭候多时了。


 


王俊凯非常不高兴。


他觉得叶武炎太他妈大嘴巴了,昨晚他说的话全部都实况转播给了其他人,这下好了,一群人闹闹哄哄跟看猴似的,把人吓跑了怎么办?


他黑着脸把其他人推开,“走走走,有什么好看的。”


叶武炎:“哎哎!臊脸了臊脸了!”


常远个垃圾更是伸出头,喊了一声王源,起哄的声音传出好远。打过预备铃后就没什么人,王源正蹑手蹑脚躲教务主任,被这一嗓子一喊,立马逮住罚去校门口站着了。


他有些恨恨地看高二那个教室。


王俊凯老远的,啥都没感受到,就这个眼神感受的非常清楚。心里有点毛了,脸也更黑,把一群人全推了回去。


见老师进来了,史泰龙小分队也全都坐下来。王俊凯坐在窗边,不时偷瞄窗外,却又觉得这样的自己贼不好看,索性正大光明看了出去。


视线斜着被拉出很远,乘着初春柳絮,安安静静横渡透明银河。王源已经不再看这里了,他靠着墙,站在屋檐下,抱着书包,头还埋在里面,看起来困极了也累极了。


不知为何,那个小小的只有一点点发茬儿的后脑勺,好像幼猫爪,在王俊凯心上挠了几下。


昨天先在篮球馆捡球,然后又去了会所打工,在他走后,恐怕也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端了很多盘子。


不累就怪了。


好似一个点,绵绵延延,扯出了许多心情。


他以前去那个会所,也没见过王源,像他这样的新人恐怕都是做最苦最累的活儿。


是因为这样才这么瘦的吗?


 


王源什么也不知道,他在一个人的视线里睡了个很沉很沉的觉。他什么都没有梦到,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某个人的梦本身。


等站了一节课,早读课下了,王源才拖着站麻的脚慢慢朝教室走去。他们班在高二下面,要上两层楼,王源拐着拐着发现面前有双球鞋。往上看就知道是谁了,王俊凯一个朋友都没带,站在那儿。


他站在这儿,明显就是在等王源,可王源目不斜视,脚步也不紧不慢,仿佛不会因为这个人有丝毫改变和停留,就这么直直地走了过去。


王俊凯也没有着急喊他,一直注视着这样冷冰冰的王源走过他,拐弯,又上了一层楼。


“王源儿。”王俊凯开口了。


这不是他问本人得来的名字,这也是继昨日那些数不清道不明的悸动之后,第一次喊出他的姓名。这个名字之下,有什么,他完全不了解,可是他忍不住。就像刚刚抓心挠肝的早读课结束后,他第一个冲出教室,跑来这里。


来这里然后呢,要说些什么,把那些莽撞的搞不明白的一股脑说给他听。


王源停住,看向他。


高分啊高分。


他怎么什么都拿了高分。


王俊凯笑了笑,表白道:“和我在一起吧,和我在一起,会很快乐,会超幸福。”


王源还以为他要说什么话,连表情都没变,如果说之前被罚站看过来的那个眼神带着反感和火气,那这个就完完全全成了厌恨。


昨天会所不明所以的逗乐,到今天荒唐的闹剧,再到这里滑稽的表白,在王源看来都不过是王俊凯这种高干子弟心血来潮的玩闹罢了。


王俊凯一往无前十多年,终于在这里撞到了头。


他信心满满的初恋,收获了一个冷淡的回答。


王源说:“你有病。”


王源说完就去了教室,昏睡了一整天,连午饭都没吃。期间陆陆续续有叶武炎这样的人来看他这个能让王俊凯铁树开花的珍稀动物,等到2班人八卦了,叶武炎就神秘兮兮朝睡觉的王源努努嘴。


“他呀。”王源的同班同学竖起大拇指,“打人可是这个。”


叶武炎不以为然,再厉害能厉害过史泰龙?但他还真没想到,不光是王源自己厉害,王源妹妹也是个狠角色。


这都要从王源妹妹,叶影收到的那封情书说起。寄那封情书的刚好是小分队的一员,也是今天喊出那声王源的罪魁祸首常远。


常远眼神不太行,把初三的叶影当成了高一的,殊不知是叶影从小练散打,个子冒得早。常远自己眼瞎嘴欠抽,还是个实心眼,觉得递出去了也得从一而终,初三又怎样,爱情之前年龄不是问题。


于是这天放学,常远去找叶影要一个回答,还带着小分队,一群人站在初三班级门口,没看明白的还以为是来闹事。


这事马上传到王源耳朵里了。


 


放学铃响,王源也刚睡醒,刚睁开眼就来个人,说自己妹妹被人欺负了。王源抄着板凳风急火燎赶过去,刚好看见常远那小子正对叶影动手动脚,一个板凳就扔过去了。


常远被砸了个懵逼,摸了摸脑袋,流血了。


天知道他只是想过来把个妹,怎么突然飞来个板凳。等反应过来,立马揪住了王源的领子,吼道:“你想死啊高一的?”


王源认出他是早上害自己被抓的,新仇叠旧恨,没给什么好脸色,“松开。”


常远:“我操。”他脸狠下来,朝着没动静的叶武炎道:“这小子自己找死。”刚要上手揍人,叶影已经把他撂倒了。


叶影不满道:“哥,我不是不让你管这事吗?”


王源瞅她也烦,“你也闭嘴。”


这边人闹哄哄的,王俊凯却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常远躺在地上第一个发现了他,立马喊了声王俊凯。


这下都看过来了,王源也是,还下意识挡在了自己妹妹面前。


这个动作惹恼了王俊凯。


这是把他当害呢。


他一直动也没动,这下却走了过去,先让小分队的人都走了,王俊凯说:“难不难看,欺负一个女孩,还是初三的。”


常远吃了哑巴亏,捂着脑袋走了。


慢慢的人都走没了,就只剩下王俊凯三个人。王源能看出来,王俊凯是这些人的头,他说的话那些人听,这说明王俊凯更是好不到哪儿去。人渣的头必然也是个人渣,于是不敢大意,将妹妹护得更仔细。


这个动作挺伤人心的,就跟早上那个你有病一样。


王俊凯心想,怎么所有的一往无前,都会在你这儿受挫。但他这个人心里别扭,面上还是傲,白天被王源将了一军,现在又不想落下风,似乎口气不硬一点就是失了自尊。


他故意走近了,凑到王源耳边轻说一句,“你不用护得这么仔细,我就只喜欢你这样的。”


 


Tbc

你抓住了他梦想的尾巴



每天都要在自我拉扯里牺牲一次 




从来都热衷于费尽心思去揣度你们的关系 总是定义下一种我自身所希望的境况 就算是一些毫不越界的事也是像极了恋爱心事 你是否还有记忆青春期里为谁红过眼眶 又为谁展露笑颜 是书本里的条条框框未曾交付给我们的用心
还不知何为深情款款 却也能随着心意去动容 去相思 去爱
去和他一起实现梦想




过去 前路凶吉未卜 你也要一头扎进深海里 还溅起水花就要打湿他的心 像是棉花糖和水 明明都是那样温润的物质 相互触碰就干柴烈火般恨不能把对方揉进自己 分开时又各自带几分柔情 任何人看到的都是最无害最不热烈的样子 现在 前程似锦 同甘之人总要比共苦的少几两亲密 因为困境像个窄孔的筛子 能留下的总是最精益求精的 更理所应当要被置于特殊位置




特别是你 最特别是你 是你润物细无声 渗透进他的生活 他的未来与他的梦想
一不小心 你就抓住了他梦想的尾巴 又披心相付他的梦想 好像是巧合和他有一样的梦想 又好像是他陪着活成了你的梦想 心照不宣的模样叫人好羡慕

太喜欢这张源源了(づ。◕ ౩ ◕。)づ'把水蜜桃源调了下色看起来像个樱花味的冰淇淋 甜~~~

去老兵面馆打包一碗小面 就回来看源源ヾ(Ő∀Ő๑)ノ

从杨公桥走到沙坪坝要5069步